古語云,人必有癡,而后有成。“癡”便是我的政協情懷之所在。歲月二十載,從年入不惑到邁進耳順,在靜安政協這個家庭里,在參政議政這個世界里,我怡然自得,做個“癡人”。

從律師到委員,癡心所向

記得有次記者采訪我,用了標題《律師是職業,乒乓球是副業,參政議政是事業》。的確如此,原本我的頭銜只是名普通律師,為客戶解決房產糾紛,也在電視廣播節目里做特邀嘉賓,用專業分析答疑解惑。加入政協,我又擁有了新的身份,從此,有物可癡、有人可癡,政協履職有了依托,參政議政有了方向。

新靜安政協成立,我依舊履行著一名委員的職責,依舊將一片癡心放在參政議政上。一屆一次全會,恰逢全市開展交通大整治,針對出行難的問題,我結合平時調研,在專題討論時建議重新評估原有的公交專用道,建立全市公交專用道科學評估體系,對沒有公交專用道的進行再建,得到《人民政協報》《新民晚報》《聯合時報》等多家媒體關注。一屆二次全會,我為提升城區形象品質支招,建議要健全動拆遷工作機制,完善房屋征收信息公開系統,堅持動遷補償依法、依規、依方案,成立專門監督機構,定期巡查。一屆三次全會,我好不容易搶到話筒,提出改善營商環境,政府要做好“店小二”,簡化對企業入駐辦公房相關手續、許可證的程序問題。意見受到在場領導重視,部門負責人當場采納,時任區委書記安路生在會后還專門與我溝通交流……正是這種“建言落地”的踏實感和榮譽感,激勵著我的這份“癡心”繼續為參政議政投入更充沛的履職熱情、發揮更積極的履職效能,為靜安的發展貢獻更強勁的政協力量。

從委員到大戶,癡情所鐘

2013年,區政協常委會工作報告中,首次點贊委員,“孫洪林常委”作為有史以來第一個和當年唯一一個名字,出現在了常委會報告中。當主席在開幕式上當著全體委員念出來時,激動、驕傲、自豪、感恩一齊涌上心頭,那絕對算是我委員生涯中的“高光時刻”。此后每年,常委會報告中都會有我的名字,也是從那一年開始,我收獲了“孫大戶”這個新外號。

說起“孫大戶”,不得不提起一個人——靜安區政協主席陳永弟,我與他、與政協還有著一段不解之緣。相識之初,緣于我寫的一篇反映閘北區某派出所行政不作為的社情民意。時任區委副書記、政法委書記的陳永弟放棄午休時間,約我到他辦公室就相關問題進行探討。讓我意外的是,他不僅肯定我對政法工作的關心和監督,更在臨別時主動將私人手機號留給我,握住我的手叮囑道:“今后對我區政法工作有任何批評和建議,都請隨時隨地向我反映。”政協委員如此受重視、參政議政如此重要,我的政協情懷一下子被觸動了,這份感動和信任也化作了我之后履職的不懈動力。

2012年初,陳永弟當選區政協主席。他一上任便發現社情民意工作“拖后腿”嚴重。區政協迅速召開了各界別委員會議,主題只有一個——怎么把報送社情民意工作搞上去!在當年8月的一場律師委員的座談會上,陳主席與我們交心、交流,不回避困難,也提出目標。我當即表示有決心今年提交80篇社情民意!當時,會場上一時間鴉雀無聲,陳主席也很驚訝,他提醒我,寫社情民意的觸角必須延伸到人民群眾中間,不能“蜻蜓點水”,不能“浮光掠影”,不能“走馬觀花”,要始終把群眾的利益作為出發點和落腳點。3個月后,我給陳主席發了一條短信:“報告主席,我已經完成86篇社情民意了,特向您匯報!”當天中午,陳主席一參加完區委學習討論會,也沒顧上吃飯,直接拉著身旁的佴盛進副主席和劉尚寶秘書長,來到律所慰問,可讓我在一眾律師同事們跟前賺足了“臉面”。那年我一共提交了108篇。從此我每年都提交超過100篇的社情民意信息,屢被評為“年度參政議政先進個人”,成為圈內響當當的“孫大戶”。

很多人問我高產的秘訣是什么?其實社情民意來源于生活和工作,只要用心去挖掘,時刻繃緊一根弦,就有寫不完的題目。有一次開車回家途中,我發現交警在一條車道上設置路障進行酒精測試,導致原本兩車道的下匝道口在非高峰時段擁堵不堪。一下匝道口,我將車停在路邊,立即拿出紙筆,記下題目:《合理查處酒后駕駛,嚴格執法不忘以人為本》。經過醞釀調研成稿,這篇社情民意信息一提交立即被市政協錄用。

我在工作中發現,部分法院的訴調工作因缺乏相關制度規范,而漸漸變味,更有甚者違反民事訴訟法規定和法律精神。我就此撰寫了《關于進一步規范法院訴前調解工作的建議》,得到了市領導批示,高院有關部門的領導還親自向我征求了如何解決這一頑疾的意見。

從大戶到代言人,癡迷所至

我認為,政協常委也是領導班子成員,要在各方面帶頭。我經常聯系組里委員展開頭腦風暴,集思廣益。去年我們被評為“優秀常委聯系委員小組”,集體反映的社情民意信息《關于在進博會等公共場所合理配置AED的建議》,經區政協編輯報送,被上海市政協辦公廳錄用,并獲得了市領導批示。在日常履職工作中,我也注重發現并培養青年民革黨員中參政議政的骨干分子,通過傳幫帶,鼓勵百花齊放、合力聯動。我還被邀請去浦東、寶山、松江、金山、徐匯等外區政協和黨派做交流,并站在市政協的舞臺上做發言,成了靜安政協社情民意的一名小小“代言人”。

有人說,一個“孫大戶”,帶動了一批“中戶”、“小戶”和“專業戶”。如果真是這樣,那將是我的榮幸和驕傲。“數量是熱情,質量是生命”,我們從當年社情民意從全市墊底,直竄到第7名,次年即榮膺全市區級政協報送社情民意工作的第一名,之后一直到2018年,年年穩穩占據第一名的寶座,這里面集結了所有委員、信息員和工作人員的努力。而我,有幸成為其中的一名代表,將靜安政協社情民意的經驗帶出去,傳開去,推動全市社情民意工作再上新臺階。

人生六十一甲子,在政協系統里我算是位“老人”,二十載政協歲月,是我最值得驕傲吶喊和大力書寫的篇章;七十年人民政協事業磅礴宏偉但朝氣蓬勃,在履職工作中我始終是個“新兵”,不斷地學習、不斷地突破、不斷地前進。“孫大戶”已經成為我的一項個人標志,寫建言也變成了我的一種生活習慣,靜安政協更是我的一個溫暖港灣,這份癡心、癡情、癡迷我必將守護到底。

33.png